受疫情影响,优衣库在中国的暂停营业门店数量从100家增加至130家,重新开业时间待定、Gap暂时关闭中国总部和工厂、Levi’s已关闭中国约一半门店,包括品牌在武汉新开的亚洲最大旗舰店。

2020年一开年,每一条新闻对于线下品牌商家而言都一场“扎心”。对于一家夫妻店而言,因为疫情关店1-2个月,可能损失的是两三个人的人力成本和房租成本,实际影响并不大,但连锁品牌商家若停业1个月,机器空转的损失可能高达一两个亿。

针对以上消费变化,永辉在2015年创立了永辉云创公司:相对于传统的线下实体店,永辉云创从一开始就就把自己定位于零售新业态和数字化转型。

私域流量管理,帮助品牌商在冬天找到希望

疫情发生后,对传统零售业几乎是毁灭性打击。但是人们发现,永辉不仅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其增长速度还非常恐怖。以永辉生活·到家福州地区为例:从大年除夕到正月初六,订单暴力增长450%以上,销售额剧增600%,到家服务日单量突破30万单,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

此外,丝丝还提供了丰富且操作方便的线上工具,通过大规模建群、社群营销工具、后台数据分析管理平台,来整合线下闲置的导购资源。在用户管理上,丝丝开发了自动回复、批量打标签、定制二维码等功能,让商家更高效管理不同属性的客户;在群管理中,丝丝则提供了支持上限为5000人的大规模社群管理,让品牌商可以触达更多的消费人群。

品牌商将销售希望转向“线上”。“疫情对不少品牌商将构成重创,整体平均销售额将冲击掉七八成。”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工作委员会会长、商务部市场运行专家王永平表示。

举个例子,在“丝丝”App上,导购可直接根据丝丝的强大功能—“图文视频素材无缝对接微信分享”,直接将一款商品分享给线上消费者,消费者无需下载App即可下单,提升消费者的购买效率的同时,也提高了资金回款率。

不要等危机到了,才想着去转型!

永辉到底做对了什么?

对于大部分品牌商而言,找到一个线上销售渠道是基础,但对其有“雪中送炭”意义的平台不仅需要可以为其减少开支,提升用户购买效率,并能够帮助品牌商运营管理用户,提升消费者与品牌间的购买粘性。

一方面,即使推出线上销售渠道,但线下房租、人力等运营成本依然需要支出;另一方面,线上渠道经过10多年的发展,面临流量贵、竞争激烈等瓶颈,更关键的是,品牌商缺乏线上运营经验,而一些线上平台只提供一个渠道,对于后期的销售、运营、用户管理并不参与,这些都造成了品牌商对线上销售渠道的信心不足。

在国内,永辉超市的供应链能力首屈一指:它在全国化采购和区域化采购体系已经建立,而且具有明显的供应链分层:上游做特色农业,中游做大件物流,下游做业态创新,最后整合成一个全产业链采购体系;

把一个餐厅供应链做得这么成功的,除了Sysco,永辉可能是下一个!

2017年底,腾讯战略投资永辉,永辉也成为智慧零售新样板:一方面,永辉全业态接入腾讯智慧零售的各项助力工具,流量上有腾讯社交广告导入,支付上有微信支付,工具上有微信小程序和腾讯智慧零售小程序助力:永辉生活·到家卫星仓从接到小程序的订单开始,到触发拣货、流转、打包,平均仅需3分钟,整个配送流程只需要半小时,几乎在行业做到了极限。

其次,线上线下结合。

正是因为在线上线下积累了强大的优势,今年5月,永辉创始人张轩松说过:我们坚信,零售行业很难出现黑天鹅:当一个公司已经强大到了想倒而不能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不应是它的强大,而是让它强大起来的经验,因为,这些经验真的价值连城!

反观其他的一些企业,特别是一些表示在疫情影响下撑不过几个月的传统餐饮企业,他们都犯了一个共同错误:等到危机真的来了,才想着去转型!

线下开业难,吸引客户更难

但是,从2000年在福建创立第一家商超后,低调的永辉这些年在中国200多个城市遍地开花,年销售额近千亿元。2019年,永辉超市位列中国零售100强榜单第11名,排在它前面的,都是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这样的超级电商巨头。

2020年1月,永辉的销售额超过125亿,成交金额和商品销售都实现了大号双位数同比增长:2020年1月单月商品销售额占2019年一季度营收的56.2%!

而永辉超市做供应链有多认真?永辉打造了一个年化交易规模预计200亿的1233供应链平台,这个供应链平台的野心很大,涵盖了内贸生鲜、内贸食百、进出口三个核心业务,从一开始,永辉的供应链走的是全球商品对接、仓储物流、支付金融等大通路。

据了解,丝丝是一款用于私域流量经营管理的工具,从品牌商在线上线下面临的一系列痛点切入,帮助品牌快速适配线上销售模式、构建线上导购销售体系。

其实早在几年前,永辉云创创始人张轩宁就注意到用户需求已出现两个明显变化。

疫情发生后,永辉的反应非常迅速:在看到线上买菜等需求集中爆发,新的日常刚需形成后,永辉旗下的“永辉生活”app马上扩大了到家配送业务模式和“无接触配送服务”,一下子找到了市场卖点。

正是有了强大的供应链基础,疫情发生后,永辉超市在全球五大洲共35个国家直采的国际供应链体系优势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第一时间启动跨境采购后,1月29日,来自日本的首批9.3万只口罩到货。随后几天,来自泰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多个国家的防疫物资很快到达,在保障了永辉超市一线员工的健康的同时,整个永辉也全力投入社会救援。

随着国内电商和移动互联网的深入发展,传统的零售行业已经很少有传统下去的一方净土,也就是说,传统零售业如果还一直这么“传统”下去,庞大的线上需求就会被生生忽略。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在2017年腾讯入股永辉前,永辉怎么看都不是很起眼,即使是在它的起家地福建。

这一切,在5年前永辉决定转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企业的眼光有多远,企业就能走多远。

最近,“丝丝”面向广大品牌商,推出了系列优惠政策,包括签到领红包、限时抢券、定向红包等等,希望能通过私域流量的管理,帮助品牌商提升用户活跃度和购买率。

对于品牌商而言,通过“丝丝”App来销售商品,不再需要承担线下高昂的房租,同时,通过丝丝搭建的线上导购管理平台,又可以省下一大笔人力成本,丝丝平台在线上搭建了完善的销售平台场景,可以为线上导购员提供商品素材,并督促导购员积极卖货。

疫情到来后,几年前还被很多人不看好的永辉云创模式大发神威:如今,永辉云创孵化出了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和永辉生活·到家三个零售业态,每一种业态都匹配了不同的用户需求:超级物种做的是优质生鲜食材体验,永辉生活满足的是几公里生活圈需求,而永辉生活·到家主打的是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生鲜到家。

在更高的层面上,永辉对标的就是供应链能力出众的Sysco:成立于1969年的Sysco,是全球最大的食品分销商,目前估值400多亿美元,其中餐厅营收占比高达6成。

这次疫情发生后,很多人都看清了一个事实:供应链能力已成为零售企业和电商平台的核心价值。

当线下的流量在非常时期像潮水一样涌到线上时,冲击的就是商超企业的供应链、配送服务能力,如果经受不住这种强力而持久的冲击,商超企业的“决堤”就会成为一个大概率的事件。

现在回想起来,永辉云创的转型甚至比盒马都早:上海第一家盒马鲜生推出的时间是在2016年,永辉云创居然早在盒马鲜生之前就提前对新零售“下手”了:不仅早在2015年就推出了永辉生活APP,还在国内零售行业中率先推广应用微信扫码购、小程序等腾讯智慧零售工具。

这次疫情中,京东、永辉在面对灾难时的沉重冷静和强力反弹也说明:未来,没有供应链能力的零售企业将很难立足,零售行业拼到最后,拼的还是供应链体系!

疫情到来后,永辉云创三种业态不仅完美地避开了疫情影响,永辉生活和生鲜到家业务还成为市场热点,交易额实现了爆增。

在传统零售业,购物中心是一切商业活动的重中之重。但是随着新一代年轻消费者的兴起,相对于购物中心,他们更关注时间成本,即时满足成为新的消费需求,消费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已是必然趋势,包括到家配送已成为去中心化的选项之一。

首先,消费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

疫情之下,消费者大多裹足室内,以避免人群聚集带来大面积感染的可能,一些传统零售企业的灵魂拷问时间也到了,对永辉超市这样的国内商超巨头也是如此。

为了能在这场疫情中“活下去”,不少品牌商开始将希望寄托在“线上”。 比如,优衣库就在近期接入了腾讯“智慧零售”入口,消费者可直接在微信内完成购物闭环。还有很多商家开通了抖音号,每天都以折扣为噱头,推不同商品的直播,但“围观者”寥寥。

零售企业拼到最后,拼的还是供应链!

疫情从蔓延到爆发的1个多月,线下商家每一秒都在流出房租成本、人力成本、材料成本,收入端一直处于“冻结”状态。相关数据显示,大部分品牌商在1月23日后都经历了销售额的大幅下降,降幅最高的达到90%。

近期,帮助品牌商解决痛点的 “丝丝”APP脱颖而出,成为众多品牌商的“新宠”。 “通过丝丝,不仅降低了我们的人力成本,同时也提升了商品的销售渠道和资金回款效率,希望丝丝可以帮我们度过这次危机。”不少入驻丝丝的品牌商统计,企业通过丝丝App目前已节省了80%的人力成本,商品转化率提升了至少20%。

低调的永辉,输出的这几点经验价值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