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线消防员 从火神山到社区,在疫情前线防控

衣服一层层脱下,先是最外层的隔离衣,再是防护服,李长春这才发现,最里一层的手术服,已被汗水打湿,和皮肤粘连在了一块儿。

姜恒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转运的主要是密切接触者和治愈出院但须继续隔离的人员,这些人员上车前,队员们需要对他们作全身消杀。而消防员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每天出站前,姜恒和队员们都会听从医护人员的建议,穿上防护服,佩戴护目镜,戴两层口罩、两层防护手套,脚上套上两层鞋套,保证全身无任何皮肤裸露。每转运完一批人员,消防员和车辆也要做一次全面消杀。

这两家医院只是一个缩影。3月17日,武汉市消防救援支队有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疫情发生以来,除了在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派驻消防员以外,武汉市消防共摸排建档“五类场所”980家,驻守9家定点医院、7家康复驿站、7个集中隔离点,整改风险点15138个,捐赠灭火器12000具、火灾报警器2171个,实现了定点医院(发热门诊)、方舱医院和集中隔离点等场所“零火灾”。

如今,他们和整座城市一起,翘首企盼疫情的结束。

一切几乎从零开始。后来的消防站当时还只是间废旧的超市,没有包括灭火器在内的任何灭火防火设备。李长春带着队员将超市改造为消防站,同时给院区安装了1000具灭火器和1100多个烟感探测器,几乎两天两夜都没有合过眼。

有时,这种力量也来自被他们守护着的医护人员。

自雷神山医院投用以来,江夏区消防救援大队队长彭青松也一直坐镇。他告诉新京报记者,2月16日,雷神山消防救援站的队员巡查时发现,强电间内的一个配电箱用塑料布蒙盖着,“但这个‘雨布’是可燃的,如果碰到电气故障等原因,就可能酿成火灾。”这一问题后来被反映到了雷神山医院运行保障指挥部的例会上,塑料布被迅速撤下,每间配电房内增设了超细干粉灭火弹,还加放了一卷防火的阻燃布作备用。

在青山区,消防队员是老旧社区洗消杀毒的中坚力量。翟帅是青山区119党员突击队的副队长,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青山区老旧小区多,物业管理落后,区政府指定由他们对73个老旧社区开展消杀工作。

预案加巡查,让火神山无火

就在当天深夜,一位老人心脏病犯了,消防队员迅速联系了一家医院,给老人做了检查,开了药。随后几天,他们根据康复患者们的需要,陆续补进医疗用品和药物、各类生活物资,有位患者反映在房内呼吸不畅,消防员们还协调要来了一台制氧机。如此一来,康复患者们情绪才逐渐安定下来。

1月底,李长春带领7名消防队员参与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组建消防站,并驻扎至今。上述场景发生在3月11日、12日,他们为分布在全院的1167个烟感探测器作重新标定。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此次交接仪式,是巴中团结抗疫的见证。”巴西国会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委员会协调人、联邦众议员梅洛表示,巴西欢迎更多中国企业来巴参与基础设施等各领域投资项目,巴方要准备好在后疫情时代加快开展巴中经贸和投资合作。

有时,消防员们还要承受市民们压力、情绪的转嫁。武昌区消防救援大队教导员张拓向新京报记者回忆,3月初,武昌区的119党员突击队接管了武昌火车站附近一家酒店改造的康复驿站,但“第一天晚上就炸锅了”。有的康复患者认为自己已经治愈,不需隔离,有的嫌弃酒店条件差,还有些老人患有基础性疾病,但当时驿站尚未派驻医护人员,他们担心自己得不到照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

在某个角落,雷神山消防救援站的一位年轻队员也画了涂鸦,那是一对消防员和护士的背影,一左一右伸出的两只手,合在一起比出了个心形。彭青松说,这“画”里有话:“他们(医护人员)在守护病人、救治病人,我们既在守护病人,同时也在保卫他们的安全。”

武汉市江夏区的119党员突击队有32人,其中12人专事人员转运,姜恒是这个小分队的队长。

疫情来袭,诸事纷杂,消防人员的工作范围也进一步扩大了。武汉市消防救援支队上述负责人表示,疫情发生以来, 119报警服务台全天候24小时受理涉疫报警求助,抽调骨干力量组建20支、650人的“119党员突击队”,主动承担病员转送、医护接送、洗消杀毒、物资转运等勤务工作。

有一天在火神山医院巡查时,李长春看到,一名女军医在隔离病区出现身体不适,被紧急换下。疲惫不堪的女军医脱下防护服,脸上挂满了愧疚,嘴里连声说,“不好意思,真丢人。”李长春很感慨,“她都(累成)那样了,她还觉得不好意思。”

本报驻巴西记者 范剑青

(张德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研究员)

为此,李长春和队员们花费两周多制作了115份应急预案。因为不便频繁进入隔离病区,他们用无人机高空取下医院的三维实景图,再制成电子沙盘,在上面反复推演,“每个区域、每个通道、每个点都要把它想得细之又细。”

2月10日,武汉市青山区一居民楼发生火灾,青山区武丰消防站派员救火。起火的单元楼里有多名确诊和疑似病人。翟帅回忆,队员们和往常一样,依照事先确定好的战斗编程,冲进住有确诊和疑似患者的楼里灭火、疏散,还救下了一名婴儿,救援全程历时一个多小时。

背着几十斤重的消杀壶跑十几栋楼

面对疫情,在执行任务时,消防员们也会感到恐惧。

火神山医院位于武汉蔡甸,是此次疫情期间首个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而建的传染病专门医院,建筑面积达3.39万平方米,提供1000张床位。

巴西副总统代表纳西门托表达了巴西政府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由衷感谢,表示巴方期待与中方继续开展合作,共同抗击疫情。巴西卫生部部长代表、国际司司长韦尔内克表示,中国的物资援助和经验分享,为巴西应对疫情、挽救生命发挥了重要作用,“感谢中国人民的支持与无私帮助”。

住院的重症患者往往戴着供氧设备,或者有其他插管,如火势蔓延需转移病人,必须确保这些生命保障系统不会中断。医院内有严格的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分区,如果在救援过程中破拆不当,有可能造成院内污染甚至整座医院的停摆。而对于消防员自己,在疏散人员时还得注意避免被感染。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口连续7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这意味着7年来我国创造了至少9100万个就业岗位。横向看,目前全球人口超过9000万的国家只有15个,7年来我国解决的就业人数,竟然超过了德国一个国家的总人口。像中国这样一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在当前世界经济普遍增长乏力、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明显增多的形势下较好完成就业目标,保持就业形势总体稳定,确保民生得到持续有效保障和改善,取得的成绩难能可贵。

总之,把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创造更加有利的就业环境,推动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是我国就业形势保持总体稳定,城镇就业人数稳定增长,各项就业预期目标顺利完成的重要因素。尽管当前就业结构性矛盾仍较突出,但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以及积极的就业政策不断发力见效,突出抓好重点群体就业工作,并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从而为保持就业形势总体稳定提供了坚实基础。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这两天,随着病患救治压力减轻,不少援鄂医疗队陆续撤离,武昌区消防员们的任务栏里又多了一项——护送医护人员返程。消防队员曾鸣记得,3月17日上午,武昌区消防队开往机场的大巴车内热闹了一路,青海的医护人员欢迎他们到青海吃羊肉、看青海湖,队员们则邀请对方疫情过后再来武汉,吃热干面、看樱花。

武汉市消防救援支队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3日,该支队共出动指战员13182人次、执勤车辆2749台次、转送病员8154人、接送医护人员1975人次、洗消杀毒764.6万平方米、转运物资7224.5吨。

不久前,雷神山医院A区走廊的涂鸦,在网上火了一阵。从全国各地来援助雷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们,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在原本空无一物的白墙上,画卡通版的医生护士,画各自家乡的美景和心心念念的美食……在日夜奋战的“战场”上,他们许下简单的愿望——“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虽然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直接接触过确诊和疑似患者,但救援完成后,翟帅还是有些后怕,毕竟冲进楼里救援的队员没有穿防护服。在队员们监测体温的那些天里,翟帅每天提心吊胆,“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个状况被感染,我一直在顾虑这件事情。”

就业好不好,关键看经济。这些年来,我国经济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稳步推进,发展质量稳步提升,这成为促进就业的最大推手。2019年,我国经济发展既有量的合理增长,也有质的稳步提升。6.1%的经济增速,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排名第一;近100万亿元的经济总量,让我们的“家底”更厚实;人均GDP突破1万亿美元,意味着人民收入增加、生活更加殷实。在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下,我国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就业结构不断优化,就业质量显著提升。这反过来也进一步印证了我国经济稳定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根本改变,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得到实现。

李长春是武汉火神山医院消防救援站站长助理。在医院污染区工作了个5小时后,他已经全身湿透,“鼻子、耳朵被口罩勒得疼,哪儿都不舒服。但是医护人员一进去就是6个小时,不吃不喝,还不能上厕所,你可想而知是怎么过的。”

翟帅介绍,消杀完全依靠人力,背着几十斤重的消杀壶,有时一名队员一个上午就得跑上十几个楼栋,用掉五六壶消毒水。

李长春向新京报记者回忆,1月31日,火神山医院交付前两天,他和另外7名消防员接到组建消防站的任务,赶赴火神山。

“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几个月来,中国有20多个省市和30多家企业已经或即将向巴西30多个州市捐赠医用物资;中方已组织医疗团队同巴西联邦政府和12个州的卫生部门,以及数十家医院的近200位医护人员开展10余场视频交流会,分享疫情防控和诊疗经验;中方还协助巴方在华采购医疗设备,两国多家生物制药机构也正加紧开展疫苗研发合作……交接仪式上播放的一段视频,记录了中巴两国合作抗疫的一个个难忘瞬间,展现了两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在疫情中的武汉,消防员不只要和火打交道。

《我挂了》将发售在NS与PC平台,具体发售日期待定。

每日的巡查也必不可少。火神山消防站的队员们每天两次在院内巡查,保证安全出口、疏散通道随时保持畅通,还要给分布在院区的9个消火栓测压,保证水压符合安全要求。

李长春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一家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传染病医院,火神山医院一旦失火,情势远比普通医院复杂。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居“六稳”工作之首。中央始终把就业工作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位置,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在宏观调控上,将积极的就业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等置于同等重要位置,着力增强经济发展吸纳就业的能力。在具体措施上,大力推进“放管服”改革,不断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和制度性交易成本,激发市场活力,为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创造有利条件。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为企业减负,让企业有“真金白银”的获得感,为企业增加就业机会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重点解决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返乡人员等重点人群的就业问题,加强对就业困难人员的就业援助等等。在积极的就业政策推动下,“稳就业”取得了明显成效。

中国驻巴西大使杨万明指出,疫情发生以来,中巴两国守望相助、密切合作。中国率先驰援巴西抗击疫情,同巴西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中国将继续通过提供物资援助、分享抗疫经验、协助来华采购、开展疫苗研发合作等多种方式,支持巴西早日战胜疫情。同时,中方愿同巴方规划好各领域合作,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贡献力量。”

在武汉,疫情发生以来,有数百名消防员像李长春一样,出没于各大医院、康复驿站、小区、街巷,除了防火灭火,还从事病人转运、物资搬运、社区洗消等本不在其职责范围之内的涉疫工作,消防员,成了这座城市抗疫力量中不可或缺的一支。

这批抗疫物资是中方根据巴方需要紧急筹集的,包括防护服、口罩、医用手套、眼罩和体温计等。目前,中国援助巴西第二批抗疫物资也已启运。

我国人口多,是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自然意味着就业压力大。近些年来,以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快速发展,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的同时,也冲击传统实体经济的就业态势,带来新的就业需求与旧的就业供给结构不匹配问题,增加了新的就业压力。

但这些恐惧,有时能被更强大的力量消解。翟帅回忆,有一回,他和队员们完成任务,到加油站给车加油,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武汉加油”,抬头望去,发现一位老奶奶正拿着手机拍他们。

在周密的预案和日常巡查下,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迄今没有发生过任何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