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随着女方提起的民事诉讼和一些视频、音频的流出,刘强东案一直是吃瓜群众的关注焦点。此案涉及法律、道德、权力、社会文化等很多方面的问题,在这篇文章中,我聚焦于一点:点评媒体的表现。更确切地说,是机构媒体(或称专业媒体)的表现。

“机构媒体”是相对于“自媒体”而言的,指的是正规的专业媒体机构,包括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台、大型门户网站等。在这个年代,人人都可以做“自媒体”,但机构媒体有着相当的门槛,以相对专业和权威的面目示人,并且理应秉持新闻媒体的专业守则和职业操守,对出产的内容进行严格的质量控制。

Android 不再是 Google I/O 的核心,但无疑然是非常重要的,Google 方面表示,Android 系统到现在覆盖了超过 25 亿的活跃设备。

当然,与 Bulid 一样,Google I/O 最值得关注的是在大会第一天进行的 Keynote 环节,主持这一环节的正是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在经历了一番前瞻之后,雷锋网来带大家看看本次 Google I/O 究竟有哪些亮点。

回到自己当时在BuzzFeed News经手的一个突发新闻视频来说吧:2017年夏天,巴尔的摩警察被发现似乎在案发现场故意放置毒品,以制造“人赃并获”的假象——这是短时间内巴尔的摩警察局发生的第二起相关事件了(2018年,其中一起事件涉案警察被判行为不当和伪造证据)。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新闻最早在社交媒体发酵,然后被各大媒体跟进。而引爆社交媒体的视频来源,则是一个普通人在Facebook上发出的剪辑过的、配字幕的视频。

自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的销售额(经营期不满12个月的

4月23日晚,某报又放出一段音频,称:收到匿名邮件,里面有刘强东代理律师和女方的谈判录音。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兼营出口货物劳务、发生跨境应税行为

第二步,当然是寻找原视频的发布方,以及视频的完整版本。视频的发布方一点也不难找到:因为受过媒体训练的传统地方媒体通通都解释清楚了视频的信息源头:Office of the public defender,马里兰公共辩护人办公室,公共辩护人(public defender)是政府付钱雇佣的律师,帮助有困难的平民打官司。而该政府办公室发出了谴责声明(链接在这里:http://docs.wixstatic.com/ugd/868471_4f3759ece9364f89878afd25198fc1c6.pdf),信息源头可以说很可靠了。不仅如此,在办公室的「媒体公告」里,很轻易地找到了声明全文。警察被怀疑投放毒品的定性,在这件事上已经有了比较可靠信息来源。

按照实际经营期的销售额)符合上述规定条件的

五是准确计算加计抵减的基数

具体来说,针对 ALS (肌萎缩侧索硬化)患者的沟通问题,Google 开发了一个语音识别模型,专门针对的这些患者的发音进行训练,以便更好地识别他们所表达的内容,从而形成文字呈现出来,以便让他们更好地沟通。

纳税人应单独核算加计抵减额的

如果说把不知名小号放出来的视频未经验证就进行转发是机构媒体的堕落的话,那么作为曾经中国最好报纸之一的某报,直接放出未经验证的录音,那真是low得底线都已经完全没了。

不得从销项税额中抵扣的进项税额部分

熊阿姨在新闻实验室的讲座中说:

然后,就是一轮一轮地编辑和删改: 什么片段是fair representation, 什么片段可以比较好地展示三个关键点,此时另一家媒体NowThis已经把视频发出来了。他们突发团队大,动作快,做得非常清晰,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参考——而他们也是经过了至少以上四步才推出的视频。

生产、生活性服务纳税人是指

音频流出之后,新浪科技很快进行了跟进。然而,这一跟进也是令人失望的——唯一的信息增量是这样一句话:“新浪科技求证了接近刘强东的人士,称音频内容属实。”

三要区分不同设立时间

首先,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这个视频是哪儿来的?

Google 表示,在不断发展的神经网络的基础上,该公司开发了全新的语音识别和语言理解模型,将云计算中 100GB 的模型降到不到半 GB,也就是说,AI 驱动的 Google Assistant 现在可以在用户的手机上本地运行。由此,Google Assistant 可以手机上以几乎零延迟处理语音,即使在没有网络连接的情况下,也可以实时进行使用。

提供邮政服务、电信服务、现代服务、生活服务(简称四项服务)

作为 Google 旗下最为重要的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 现在覆盖了超过 10 亿台设备,在 80 个国家/地区提供 30 多种语言,并与全球 3500 多个品牌的超过 30000 台独特的家庭连接设备合作。

“很多自媒体号就会渲染社会崩塌、调查记者在消失,这种骗点击量的煽情实在是太廉价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崩塌?就是大家都不再坚持新闻专业主义。从业者做稿子的时候,不拿过去的媒体那种珍贵的规则要求自己的话,其实就是在促使新闻行业崩塌。”

抵减前的应纳税额等于零的

而这个视频,在素材获取上还算是最最最最最简单的:因为视频来源是政府/警方。如果是私人的话,那就更麻烦了(做一个猫猫的视频合辑我都得一个一个po主打电话申请、采访)。

然而遗憾的是,在刘强东案最近的进展中,我看到的是许多机构媒体抛弃了专业守则和职业操守,出产了大量不合格的内容产品,说是堕落和溃败,并不为过。

在启动方式上,当用户手机连接到汽车蓝牙或者直接说 “嘿,Google,我们开车吧”,助手的驾驶模式就会自动启动。

在配置方面,Pixel 3a 屏幕为 5.6 英寸,机身顶部预留了 3.5mm 耳机接口,电池容量为 3000 mAh,处理器为高通骁龙 670 处理器;Google 地图中引用了 AR 技术,能够实时识别摄像头内的地点是否与地图上的位置相一致——充满电之后的续航时长可达 30个小时;仅充电 15 分钟也能续航 7 小时。

支持折叠屏手机。其实这一点已经在三星 Galaxy Fold 上得到体现了,Google 为折叠屏手机准备了多任务模式、应用切换模式等。 支持 5G。虽然 5G 还没到来,Google 已经做好准备;在游戏、AR 方面会与 5G 的带来做好对接。 暗黑模式。既好看,又省电。 On-Device 机器学习。基于 On-Device 功能,Google 推出了 Live Caption 功能;该功能能够对视频中的音频进行转化为文字的操作,在直播视频上也能够实现——而且 Live Caption 并不依赖网络,在离线状态下也能够完成,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更强大的 Smart Reply。当用户收到信息时,可以在通知中心直接利用 Smart Reply 进行回复,同时,如果信息中含有地址信息,可以直接在 Google Maps 中打开。 安全和隐私。如今对于 Google 来说,安全和隐私显得非常重要,Google 表示在 Android Q 中增加了 50 多项功能来保护用户的隐私和安全。 Focus Mode 。去年 Google 推出了 Digital Wellbeing 来帮助人们减少对手机的过度使用;今年 Google 推出的 Focus Mode 可以让用户自定义在该模式下需要使用的 App,以免被过多打扰。

无论是在配置上,还是在功能上,Nest Hub Max 与之前的 Home Hub(该产品已经被重新命名为 Nest Hub)有点类似。不过,Nest Hub Max 具备了 Home Hub 并不具备的安全功能,也增加了一颗前置摄像头(可以通过一个物理按钮关闭来保护隐私)。当用户出门在外时,可以通过这款产品上装置的摄像头来观察家里的情况,如果 Nest Hub Max 检测到家里有陌生人,也会及时向用户发送信息。

取得的销售额占全部销售额的比重超过50%的纳税人

然而,什么叫“属实”?这两个字的意义模糊不清:指的是视频并非演员扮演的吗?那么,刻意剪辑隐瞒信息的视频算是“属实”吗?如果是事发前几天的监控录像,算是“属实”吗?

2019年3月31日前设立的纳税人

Nest Hub Max 售价 229 美元,今年夏天在美国开售;另外,它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价格分别是 219 英镑和 349 澳元。

自设立之日起3个月的销售额符合上述规定条件的

如果按照这次刘强东案的媒体操作,那做这个视频可以说很轻松了。把那人的视频下载下来,打上logo,说不定加上个爆点标题,这也就是10分钟、顶多20分钟的事。但这个突发新闻真正要做出来,却花掉了整整6-7个小时。为什么呢?

当用户在餐厅中用 Google lens 扫描菜单时,Google Lens 可以自动推荐最受欢迎的餐品,点击之后可以直接看到食物照片和用户评价。 Google Lens 可以直接对车票等上的文字信息进行识别并实时翻译,然后自然地覆盖在原有的文字信息上。 通过与相关的合作,当用户用 Google Lens 扫描呈现在 Bon Appetit 杂志中菜品时,甚至可以直接在画面中看到这个菜品的动态制作过程。

抵减前的应纳税额大于零且小于或等于当期可抵减加计抵减额的

以医疗为例,首先在不同医院用它自己的数据训练出来不同的模型,然后把这些模型送到中心处理器并整合为一个完美模型;当每个医院不停获取数据,通过把最新的完美模型下载到医院端,并将新数据导入,再推送回中心服务器;通过这样的步骤,新的数据不会被交换出去,被交换的只有模型,所以数据也不会被反向揭露。

可惜的是,就我所见,没有一家机构媒体做到了这些。

毫无疑问,对于 AI First 的 Google 来说,已经无处不在地体现在它的产品和战略中,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而伴随着 Google 自身在技术方面的进展,它也在 AI 与用户需求实现更加深入的贴合,让这一次的 Google I/O 变得非常炫酷。同时,雷锋网也能够感受到,AI、AR 也越来越成为移动智能设备的下一个关键词。

不知真假、不知是否完整、没有当事人的回应,一家重要媒体就这样把自己完全当成了某一方的传声筒。

不少媒体选择了直接转发视频,顶多加上“疑似”二字为自己免责;另一些媒体则引用了微博用户“@JTN陈曦律师”的发言:“本人为刘强东先生的代理律师,经当事人确认,该视频内容属实。”并且使用了“刘强东律师证实视频内容属实”这样的标题。

然而,抛弃了专业主义,机构媒体就失去了生存的根基,有再多的流量也是惘然。

抵减前的应纳税额大于零且大于当期可抵减加计抵减额的

确定适用加计抵减政策后

其实,验证视频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只是基础工作,媒体还应该进一步将经过核实的视频内容与女方起诉书的内容进行比照,并对其法律效力进行讨论。最好还能普及与强奸案相关的统计数据和知识点——比如,大多数强奸发生在熟人朋友之间,不说yes就是强奸,等等。这些内容在社交媒体上的讨论中出现了,但是机构媒体很少触及。

2017 年,Google 曾经发表过一篇介绍联合学习技术的博客,这一技术的重要特点就是在保护数据隐私的情况下来进行学习——它能够在不共享数据的情况下怎么能过来挖掘数据内在的价值,也就是在兼顾数据隐私的情况下同时又能提供智能服务。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款新机只拥有一枚摄像头,但它的摄像头功能十分强大——具有人像模式、超高分辨率变焦和夜视等功能,可以在低光线下捕捉清晰的镜头。Google 发言人甚至自豪地说道,“别人使用昂贵设备拍摄出来的效果,Pixel 3a 通过 AI 计算就能轻松超越。”

遇到类似的事情,媒体应该怎样做?我请教了正在美国媒体Quartz工作的@没有羊先生 ,以下是他的分享——

在本次大会上,Android Q 带来了以下更新:

计提、抵减、调减、结余等变动情况

Nest Hub Max 还有一个更加人性化的改进——手势识别技术。有了这项技术,用户在与设备进行交互时甚至可以不用发声,只需要看着摄像头,把手抬起来做一个手势就好。

与去年相比,Google 扩大了 Android Q Beta 的规模,它可以覆盖 13 个品牌的 21 款设备,其中包括来自小米、华为、一加、OPPO、vivo、Realme 等国产品牌的手机。

根据上年度销售额计算确定

一要注意政策执行期间

AI 向善:帮助 ALS 患者更好地表达沟通

正如外界所预测的那样,谷歌在本次 I/O 大会上发布了中端新机 Pixel 3a ;这是 Google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第二次发布新手机(Pixel 3 于 2018 年 10 月发布)。实际上,I/O 历来都以软件为主,硬件登上大会舞台并不常见。

从刘强东案的这两则视频和一则音频的表现看,中国的新闻行业确实在崩塌。而这样的崩塌,怨不得别人,是部分从业者的自甘堕落。

简单来说,当用户家中的 Google Home 音箱开始在早上变身闹铃唤醒用户时,一句 Stop 就可以继续睡觉了,不用再专门呼叫 Google Assistant。

需要按政策规定予以剔除

应在进项税额转出当期相应调减加计抵减额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一款手机的定价:官方宣布,Pixel 3a 的售价为 399 美元。从价格方面来看,这款新机确实要比之前的旗舰机 Pixel 3 更诱人。此前,Pixel 系列手机在软件方面表现优异,但销量一直欠佳,其中一部分原因就要归结于不菲的价格。

同样是不明不白的一句话:“接近刘强东的人士”有什么资格去证明音频内容“属实”?“属实”是什么意思?音频里面确实是女方当事人?那么音频是否有经过剪辑?这些疑问根本没有得到回答,只能由读者自行解读。

自2019年4月1日起适用加计抵减政策

且无法划分不得计提加计抵减额的进项税额

4月22日,此前从未发过微博的用户“@明州事记”发布了两则视频,并配文字“刘强东明州案晚宴视频曝光,女方未醉酒主动跟随”;“仙人跳实锤?明州案公寓视频曝光 女方举止亲密主动邀请刘强东进入”。

没有追问,直接充当传声筒,任由读者自行解读。对于机构媒体而言,这样的做法纯属失败。

因为……不能这么做啊。

按照当期可抵扣进项税额的10%计提当期加计抵减额

大功告成!……还早着呢。原版视频是几个长长的摄像头文件,不同角度,我们也无法证明最早火爆的视频里描述的内容,就是实际上发生的内容。我和编辑分别过了几遍视频,确定了关键问题在于:1. 警察第一遍搜车没搜到毒品。2. 警察的摄像头在未经解释的前提下关掉了30分钟。3. 摄像头重启,来了一个新警察,两人一起搜到了毒品。和编辑独立观看并得出了结论后,再结合公共辩护人办公室的声明中提到的问题,以及两周前类似案件,这个视频的基本要素才算够了。与此同时,我们也发邮件给了马里兰警局,并没有得到回复。

具体来说,用户只要问 Google Assistant,“为我的下一次旅行预订一辆全国通用的车”,剩下的交给 Google Assistant 就可以。它可以将导航该站点并输入用户信息,如保存在 Gmail 中的旅行详情或保存在 Chrome 中的付款信息——非常方便。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总结

何以至此?我不愿意进行“部分媒体被收买了”这样的诛心猜测,一个更有可能的解释是:为了抢流量,早就不顾什么专业主义了。

更何况,这段关于要求道歉和赔偿的音频有何意义?就像很多网友评论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受到伤害之后很正常的反应。媒体抛出和传播这则音频,除了给一些人提供“钱没谈拢”、“女方勒索”的低级谈资之外,有何公共价值?

出口货物劳务、发生跨境应税行为不适用加计抵减政策

这两段来自监控录像的视频来历不明、不清楚是否经过刻意的剪辑乃至伪造。这时,机构媒体应该做的事情是:核实视频真实性、调查视频信息的完整性(是否刻意剪掉了部分段落),并将核实之后的内容与女方起诉书进行比照。

如果机构媒体不能独立验证信息的真实和完整、给出背景信息和专业解读,而是扮演传声筒,甚至于被幕后力量操纵,那么我想送出四个字:

不过,在外观方面,Pixel 3a 与之前的 Pixel 3 区别不大,均有白、黑、浅紫三个颜色可供选择。

六要区分三种情况抵减

第三步,虽然确定了政府办公室的信息,但依然没找到完整的视频,也完全无法证明网上火爆的视频,就是办公室控诉的那个啊。怎么办呢?非常简单:声明里,政府办公室的Melissa Rothstein被指明为联络人。马上给她发了邮件,又打了电话。表明媒体制片人身份后,办公室的Melissa非常专业,马上给了我完整版的警察摄像头视频下载链接。

Google 方面表示,Duplex On Web 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美国和英国地区的 Android 手机中上线,提供英文版,可以为租车和电影票提供助手服务。

可以说是非常炫酷了。

作为制片人,首要责任是核实视频的所有者和真实性。确定选题之后,第一件事当然就是联系视频在Facebook的发布者——他是谁?他怎么拿到这个视频的?在Facebook私信对方后,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我观察了下他其他的公开内容,似乎是个普通人。视频从他那里火起,不代表这个视频就是他制作或者公开支持的。

Google 表示,基于本地部署优势,下一代 Google Assistant 将以 10 倍的速度理解和处理用户指令并给出答案;无论是跨应用操作、还是多轮对话,都能够轻松进行。

在本次 Google I/O 中,Google 提到了联合学习,并表示它已经在 Gboard 应用中得到使用。

当年内不再调整,以后年度是否适用

自登记为一般纳税人之日起适用加计抵减政策

此前,Google Store 中曾出现关于“Nest Hub Max”的相关信息,不过很快就被移除了。在本次的 I/O 大会上,Nest Hub Max 的神秘面纱被揭开。

当然,作为一个科技巨头,Google 也正在本次 Google I/O 上着力强调更加正确的价值观——Building a more helpful Google for everyone,比如说利用 AI 帮助残疾人和病患群体、对用户隐私和安全保护的重点强调等。当科技越来越走向人们的生活,它的价值观问题就越来越值得深思——某种意义上,这是 Google 的责任所在,也是诸多科技公司自身发展的责任所在。

Google 驾驶模式的核心交互是语音。用户可以用它来实现导航、发信息、电话呼叫和播放音乐等操作。它也可以用户提供建议建议,比如用户在日历上预订了晚餐,将能够看到餐厅的导航;或者,如果你在家里开始播放音乐,可以在离开车的地方重新开始;如果有人打来电话,Google Assistant 会告诉用户是谁打来的,并询问是否愿意接听。

在本次 Google I/O 中,Google 也表现出了 AI 向善的一面,利用 AI 帮助部分群体解决沟通问题。

已计提加计抵减额的进项税额按规定作进项税额转出的

简单来说,就是 Google Lens 更好地与 Google Maps、计算机视觉、AR 等技术相结合,从而为用户带来更多便利的功能。

需提交《适用加计抵减政策的声明》

在年度首次确认适用加计抵减政策时

八是单独核算加计抵减

为了做到这一点,Google 软件将录制的语音样本转化为声谱图或声音的视觉表示。然后,计算机使用通用的转录谱图 “训练” 系统,以便更好地识别这种不太常见的语音类型。我们的人工智能算法目前的目标是适应说英语的人,他们有典型的与 ALS 相关的障碍,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研究可以应用于更大的人群和不同的语言障碍。

雷锋网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 The Verge。

2019年4月1日后设立的纳税人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最起码,吃饭的那段视频是经过剪辑。从陈纯那里放出的视频显示:饭局绝大部分时间里,两位当事人是坐在一起的,而“明州事记”的视频把这些完全剪掉了——这,能叫“属实”吗?

除了摄像功能,Google 也特别注重 Pixel 3a 在安全和隐私方面的表现。据称,Pixel 3a 内置了Titan M 芯片,旨在保护用户的敏感数据;Google 还承诺,将提供三年的安全和系统更新,确保 Pixel 3a 免受不断出现的威胁。

举例来说,当用户在 Google 中搜索 “鲨鱼” 时,在搜索列表中会呈现鲨鱼的 3D 模型;点击之后,用户可以对 3D 模型进行触控;如果点击界面中的 AR 选项,则可以看到鲨鱼模型在现实生活中的场景。

这样的“独家”,没有什么可骄傲的。

如果你平时使用twitter并关注欧美媒体突发记者的话,一到突发新闻你就能看到记者在大规模刷屏@普通人,急求他们拍摄的视频/照片版权:@xxx, 我是ABC/NBC/CNN的记者,能使用你的视频吗?请私信我。社交媒体时代,私人录制的视频,哪怕是公开po在他们自己的账号上,也真不能随便用。否则媒体的法务就要找你麻烦的。

事实上,美国甚至有一整个视频版权产业:媒体公司看到某个流行视频有火爆的可能,火速买下版权。其他媒体要是不给钱的话,就要面临高额诉讼(是不是很视觉中国?)。在制片人里头臭名昭著的Junkin Media,就是最令人讨厌的一个。他们往往用蝇头小利诱惑不谙世事的po主,最后赚取高额版权费。但如果没有完善的法律和媒体自律,像Junkin这样的视频版权捕猎者也根本无法生存(注:这类视频往往没有那么强的公共属性,更多是阿猫阿狗可爱孩子,也不完全影响日常媒体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