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6.8万元包装,就能找到心仪工作?

钱报记者多方探访,所谓求职机构是如何做生意的

交了钱真能确保offer吗?“保offer计划”的水究竟有多深?

对应届生来说,秋招是极为难得的机会——参与的大企业多,就业机会多。一旦错过秋招的三个月,第二年的春招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大企业数量极少,且还要和考研失败的人竞争。万一再错过春招,学生就会彻底失去应届生身份,和其他有工作经验的人一起竞争社招,被录取的概率不言而喻。

10月2日,《故事里的中国》第二季在央视综合频道开播。首期节目《扶贫路上》讲述驻村第一书记黄文秀的感人故事。

随着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求职焦虑上升,大量求职机构,得以有空间抢夺分食剩下的学生市场。

2014—2016年,职前教育机构疯狂增长。

如果你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你愿意为了一份offer(意为录用信、录取通知),付出多少学费?

《黄文秀扶贫日记》作者之一的徐顺东讲述了黄文秀的这段故事。徐顺东在节目中回忆,最后一次见黄文秀是2019年5月份。“她来找我聊天,说她在百坭村的工作已经有起色了,但是家庭遇到了问题,她爸爸生病了。”那时候,也就是黄文秀去世前一个月,徐顺东才知道她父亲生病的事情。而此前,黄文秀从未向任何人提及。徐顺东说:“从百坭村到百色4个小时车程,百色到田阳将近一个小时,她在百坭村、百色医院、田阳三地奔走,已经心力交瘁,我觉得她的心情是比较低落的。”黄文秀一个人默默地扛着家里所有的压力,扛着她脱贫攻坚的工作,负重前行。黄文秀的日记里,她用心地描绘了所在村庄的每一条路、每一户人家。她的脚印印在这条路上,也牺牲在这条路上。

“简历不够优秀?我们来替你润色包装;担心没有实习经验?给你介绍远程实习;怕笔试面试过不了?给你提供海量题库和一对一模拟面试;担心对行业不了解?我们有行业的资深导师和你每天沟通。总之,在求职的每一步,都能让你有飞跃,最终保证你拿到心仪的offer……”提供这样求职服务的机构,被称为“职前教育培训公司”。

张敏有些头疼。她关注了不少求职公众号,想拿到某篇推文中所说的“2020届秋招最全投递时间表格”,但这需要先转发推文再进群。

所谓“保offer计划”,也应运而生。

在某职前教育业内人士的观察中,报名“保offer计划”的学生,有60%—80%都是海归研究生,且名校居多。留学生相对家庭富裕,对于他们来说,花4万元左右来弥补信息差,不算吃亏。

记者在“IT桔子”上,搜索“职前教育”这个新兴行业,刨除混淆概念的公司,符合精准定义的职前教育公司,有一千多家。

但真正交钱的人不在少数。

她在国内TOP10的重点大学读经济学,虽然成绩不在上游,但也不算差。随着2020届毕业生的秋招陆续开始,张敏试着投了几家互联网大厂的提前批招聘,结果石沉大海。

随后,张敏被单独拉到一个小群,群名就叫“张敏的求职规划群”。小马老师简单分析了她的简历之后,强调说:“你的资历是很优秀的,只要再去包装一下,加上全程辅导,一定会拿到互联网大厂的offer。”

群里的“求职小助手”,一开始还在发一些企业的秋招信息。几天之后,“雅诗兰黛集团内推名额仅剩1位”“行业名师一对一辅导简历”……每一条信息都诱惑着起初只想“免费改简历”的张敏,于是,她点开“资深求职老师”小马的微信。

在这个计划中,简历可以被润色,实习经历可以被填充,应聘可以被内推……最终,确保学生在毕业之前拿到一份offer。

电力人员为游轮转接岸电。焦国斌 摄

长江巴东岩背旅游码头港口岸电正式投入运行。王祖满 摄

本报记者 黄小星见习记者 刘俏言

当时,她坐在车里,看到已经有其他车辆遇险,就给同事发信息说:“有一辆已被水冲走,我不懂怎么办了。”同事怪她不该冒雨走夜路,她回复了上述那条消息后,却再也没有“改正的机会”了。

基本上,每年的7月至11月,应届生的秋招季陆续开启。记者在IT桔子上搜索到的1000多家机构,近9成都推出了“保offer计划”。动辄1万到10万元不等的价位,却能吸引大量学生报名。

文/本报记者 祖薇薇

报名费六万八,张敏有些心动,但最终还是因为价格高于承受能力而止步,“如果价格在4万左右,我真的就买了。”她说。

Offer可以“买”吗?在某些求职机构的销售口中,完全可以。

在多家求职机构的内容制作、销售、导师的口中,钱报记者试图拼出这计划背后的“生意经”。

他们把求职时的焦虑和迷茫,“外包”给求职机构。

张敏差一点就报名了这个计划。

根据黄文秀事迹创作的舞台剧《扶贫路上》也是一部踩在泥土里的作品。创作过程中,田沁鑫导演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次次深入广西百色地区调研、采风,与当地农民、扶贫干部面对面谈心,奔赴黄文秀生前工作过的百坭村村支部,以及她罹难的地点,实地了解黄书记扎根基层的感人事迹。在节目中接受主持人撒贝宁访谈时,田沁鑫导演数次哽咽落泪,实地采访中感动过她的一幕幕,都被她艺术化地呈现在了作品之中。

“希望还有吸取教训进而改正的机会。”2019年6月17日,广西百坭村原驻村第一书记黄文秀遭遇山洪不幸遇难,这是她用手机发出的最后一条微信消息。

张敏还没反应过来,一张“保offer计划”的长图发了过来,“拿不到offer全额退款”“尾款付入职第一个月工资的20%”“海量互联网岗位内推名额”……每一样服务,都打到了她的心坎上。

国内最早一批做求职销售的王涵告诉钱报记者,“保offer计划”,起初是主要面向国外顶尖留学生提供的服务方案。国内的秋招季,相对国外的毕业时间要早一些,在线上面试还没有成为常态的情况下,帮助留学生精准获取各个企业的招聘时机,找准对应策略是服务的主要内容。

第一批职前教育机构,如“职业娃”、“职优你”、“爱思益”、“小灶能力派”等等,现在还依旧活跃在市场上,是大学生群体内较为知名的求职机构。

某求职机构销售提到,现在的“保offer计划”,试图给学生营造一种“花了钱就能找到工作”的感觉,这也是顺利销售的关键。

但随着各家机构竞争的不断加剧,从提供服务到给出承诺,“保offer计划”的海口越夸越大。

长江三峡地跨重庆、湖北,是中国最早向海外推介的黄金旅游线路之一。受疫情影响,三峡旅游客船今年1月至7月一直处于停航状态。8月7日,跨省三峡游正式复航。按照航运部门要求,所有复航船舶必须满足完成受电设施改造等岸电接入条件,靠港2小时以上必须使用岸电,进一步提高岸电设施利用率。而湖北全省A级景区门票全免政策的实施,使三峡游黄金线路“回暖”,各项利好政策为岸电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自4月以来有序推进长江三峡旅游客船的岸电改造工作,目前纳入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专项资金补贴政策的现有54艘长江三峡旅游客船岸电系统受电设施全部改造完毕。三峡库区8座旅游客船码头已经建设岸电,三峡库区旅游客船码头岸电实现基本覆盖。(完)

某求职机构的销售顾问向钱报记者透露,秋招前后,他所就职的销售机构的营业额在300万元左右,一个月就能收80多名学生。其中,转化率最高的,就是毕业100天到200天仍然没有找到工作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