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将至,海外华文学校即将结束暑期班教学状态,开启孩子们在学期间的上课模式。在接受中新社记者连线采访时,几位海外华文学校负责人表示,已制定开课计划,做好教学准备。

自疫情在德国发生以来,德国斯图加特汉语学校就没再安排课堂教学。据老师刘青介绍,由于疫情原因,目前学校暂时做好孩子们秋季学期上网课的准备,已有序安排所有带班老师参加网上培训,同时着手准备授课所需的网络、App调适等。

“我们在各校区都准备了消毒洗手液,也为孩子们准备了口罩,已经在陆续发放。”罗坚说,在微信群里,她也时常提醒家长们,要教育孩子们学会预防、习惯戴口罩等,培养孩子们的防疫习惯,力求为开课做足防疫准备。

虽然当前由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与以往的经济衰退有所不同,在衰退深度和速度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但它将很快转变成更为传统的经济衰退模式,即家庭收入受损,公司财务状况恶化,因破产导致组织资本和信息资本受损,各级地方政府或某些情况下政府采取紧缩性预算政策,因高度不确定性引发强烈的谨慎行为。

“90%的孩子还是喜欢线下教学,他们觉得通过交流互动,能够找到自信。”伊娜表示,意大利政府非常重视孩子们的防疫安全,学校若开展线下教学,也定会严格按照政府要求做好防疫措施。

一年一度的法国巴黎沙滩节于7月18日正式拉开帷幕,将持续至8月30日。今年出于防疫安全考虑,沙滩节建议大家戴口罩,并在现场张贴了保持安全距离的标识,在一定区域设置了洗手点并提供消毒免洗洗手液。图为18日,人们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享受沙滩节。新华社发

在如此大规模的政府干预下,我们应勾勒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发展愿景:推动经济向更加绿色、更加知识型的方向发展,促进社会公平,加强国际合作,共同解决全球性问题,为应对下一轮疫情大流行做出更好的准备——我们曾忽视了早期的疫情预警。我们必须向被援助的企业附加条件,确保这一愿景得以实现。有了这样的愿景,有了各国政府的持续努力,有了全球合作,才能实现全球经济的强劲复苏。实现这一目标可能并不容易,很少有人认为经济会自行反弹。但是,有了这样的愿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不仅是更为强大的经济,而且是一个更为公平的全球经济,它将更有能力应对我们面对的挑战。

家庭、小企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流动性约束将使问题变得更为严重,他们中许多将面临债务危机。虽然全球经济遭遇冻结,但金融业则不同。到目前为止,金融业甚至不愿暂缓债务偿还。这种暂缓还债是十分必要的。同时,各国需立即采取措施,按照2015年联合国大会压倒性通过的原则,建立更好的主权债务重组机制。央行提供的流动性支持至关重要,但这并不够,它不能替代强有力的财政支持。如果没有官方债权人和私人债权人之间的合作,新兴市场将面临巨大风险,危及全球经济的强劲复苏。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推迟举行,从7月3日持续至7月25日。从2019年开始,中文被纳入俄罗斯“高考”的外语科目中。图为7月20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参加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中文科目考试的考生排队进入考场。新华社发

“很想念孩子们了,希望大家早日回到学校上课。”罗坚说,学校还计划开设中文授课的乒乓球班、舞蹈班、歌唱班等,在培养孩子们兴趣的同时,为大家提供学习中文的环境。

“学校预计9月初开课,已经在筹备相关事宜。”校长罗坚介绍说,目前主要是按照线下开课做准备,“与线上教学相比,面对面的交流与互动更利于中文学习。”

若线下教学开放,学校会正常进行周末课堂教学,同时在非周末进行一定的网上教学,让学生们能够有更多机会接触、学习中文;但若线下教学条件不允许,仍会延续之前的网络上课形式。

只有当所有国家走上经济复苏之路,世界经济才能得以复苏。因此,开展全球合作至关重要。在这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挥了引领作用。二十国集团表示,应尝试使用所有工具,但发行50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的呼吁未得到支持。而这一点很关键。

往年,法国小熊猫学校在6月份就已结束招生工作,但今年受疫情影响,相关工作可能要推迟到9月份。

财政支持的数额要大,但也必须精心设计。现在不是担心赤字和债务规模的时候。短期内可能普遍存在的低利率意味着偿债成本将非常低,各国应发行长期债券。

据意大利贝加莫华人中文学校副校长伊娜介绍,意大利近来疫情有所反弹,让原计划9月份开放学校的计划变得有些不明朗。她告诉记者,学校为此做了两方面开课准备。

经济复苏的重点不应放在拾遗补阙上。此次危机暴露出私营部门和公共应急反应存在的弱点,以及收入、健康不平等带来的后果与不公。部分国家在疫情应对上做得远比其他国家好。其中,做得好的国家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强大的科研实力和强大的公共应急能力。在那些应急表现好的国家,民众了解他们的个人行为所产生的外部效应,而且公共领导力的发挥带来对社会负责的行为。

“但如果届时因为疫情仍需改上网课,学校也能够自如应对。”罗坚表示,从2月份起,学校老师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网上教学经验。

具体何时才能恢复线下课堂,刘青坦言需根据疫情状况决定。“如果恢复正常授课,学校为师生们准备了充足的口罩、手套和消毒防疫用品,也会注意学生和老师在课堂上的安全距离。”

另据中央社报道,台海军另一名负责演习的少校教官5日轻生死亡,怀疑与这场事故有关。台海军表示,此人已担任7年教官,研判可能感到自责而轻生。报道指,该杨姓少校曾在社交网络中发表文章,内容包括“出事就把军人放大检视逼迫我们到死路”,指责网友猎巫心态太严重。(完)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协助,王镭统筹,李逸凡翻译;作者照片由丹尼尔·波特摄于悉尼歌剧院)

“虽然疫情期间我们不能通过实体课堂授课,但是同学们通过参加网上夏令营、网上课堂、实景课堂等系列网上课程,持续着学习中文的热情。”刘青说,也希望同学们能够将这份热情保持下去。

7月20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市民戴着口罩走在街上。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