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毕生积蓄,95岁的他捐款总额达千万元,最初捐款原因是什么?原本可以颐养天年的他,为何81岁时开始写书?与时俱进,学会网购的他购物车中都有什么?《面对面》专访华中科技大学退休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崔崑(kūn)。

夫妇俩捐款多笔 总额超1000万元

根据“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指导思想,协同中心筹建远程会诊中心、转会诊平台和新生儿转运平台,实现患者诊疗信息院际间实时传输,保障转院接诊、收治患者双向无缝衔接,协同单位成员间患者转诊安全、高效、及时,真正实现让病人少跑路、信息多跑路。

对于学科协同中心的未来发展,潘苏彦表示,学科协同中心的建设是开拓性的工作,是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创新管理探索新模式的试验田。儿科和消化学科协同发展中心作为“先行军”,希望未来协同中心深入挖掘学科创新点、聚焦学科交叉与融合、探索制定精准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同步发展信息互联互通和医学数据库建设,助力儿科学科取得更大的进步,并最终结出成果转化应用的硕果。(完)

作为牵头单位与联合牵头单位,北京儿童医院和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将学科建设与优势互补紧密结合,结合各单位的优势特色和发展需求,将各医院儿科医疗资源整合为“一盘棋”,主动面向协同单位成员提供疑难病诊治的便捷预约、会诊、转诊、特殊检查检验等绿色通道,医师培训、科研合作等综合服务,力求同步提升各院儿科诊疗、科研与人才培养水平,实现京内患儿分散就近就医、儿科综合实力全面提升。

今年7月3日,华中科技大学95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崔崑和93岁的夫人朱慧楠教授做出一项决定:向华中科技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款400万元,设立“新生助学金”,这笔“新生助学金”将在未来5年内,每年向133名家庭经济困难的新生各资助6000元。

研究成果创造经济效益超2亿元

81岁写书,历时7年撰写200多万字

支持抗疫、资助贫困学生

2012年8月,崔崑院士用了7年的时间,独立完成了《钢的成分、组织与性能》的撰写。全书200多万字,1500多页,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介绍特殊钢的专著。随后,他又用了7年时间进行了修改补充,出版发行第二版。如今按照他的计划,再用五六年的时间出版发行第三版。

穿了三十年的夹克如今仍常穿

时至今日,崔崑夫妇捐款总额超过了1000万元。

崔崑夫妇所捐出的1000万几乎是他们毕生积蓄,全部来源于工资和补贴。

他们一个月给自己留多少生活费呢?“我吃有益健康的东西,一个月用不了几千块钱。我老伴一个月能拿万把块,她的钱足够生活用了,我的工资全部拿出去。”

学生受资助后的反馈让他们坚定决心

2006年,崔崑院士告别教学与科研工作,81岁的他开始写书。“我不能去工厂、不能做课题了,还能做什么贡献呢?写书。这就是我后半生把我的经历、所收集的资料整理出来贡献给大家,这比我搞几个新钢种出来价值还大。”

1997年,崔崑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人称“钢铁院士”。当年的申报材料显示,他的研究成果所创造的经济效益超过了2亿元。

“只要学生将来愿帮助别人,我们就够本了”

“把烦恼的事变成快乐的事,又可以多活几岁”

线下,协同中心各成员单位完善儿科诊区建设;线上,依托信息技术构建远程医疗网络,协同中心医疗协作网双线并进,为儿童就近就医提供了便利,也对儿科医疗水平整体提升提供了支持。

最初让崔崑夫妇下定决心捐资助学,是他们了解到学校里一些学生困难的经济状况。这些学生受到资助之后的反馈更加坚定了他们的决心。

崔崑194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机械系,1951年至1954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就读。后来,崔崑还到莫斯科钢铁学院进修,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金属材料专业人才。他的研究成果曾填补国内空白,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目前,协同中心正在开展儿科医疗服务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建设,从住院综合服务能力、学科发展均衡性、病种质量、负性事件等方面对各单位儿科专业医疗服务能力进行分析和评价。

“因为它好,拉链都不坏”

崔崑夫妇最早一次捐款是在2013年,那年他们向华中科技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出420万元,五年捐完,用于设立“勤奋励志助学金”。“学生必须勤奋,这都是贫困学生,但必须要努力学习。励志就是品德要好,自己知道要有公德、有爱国之心。”

市属医院儿医团队不断壮大

医疗协作,织牢儿科就医便捷网

2018年,崔崑夫妇分批捐完420万元后,又为“勤奋励志助学金”追加了180万元的捐款,将每年资助的学生由45人增加到60人。

崔崑夫妇一直住在学校分配的院士楼内,没有买房子,家具看上去也比较老旧。崔崑的一件夹克甚至穿了三十年,“我现在经常穿,为什么呢?因为它好,拉链都不坏。”

崔崑院士说要与时俱进,学习计算机、手机。“老人最烦的就是买东西不方便,得跑路。网购学会了真方便,我会了网购以后,把烦恼的事情变成快乐的事情,我又可以多活几岁。”

“奖金对我没有吸引力”

天坛医院完成新生儿病区筹建、清华长庚医院完成儿科急诊筹建、世纪坛医院实现儿童肿瘤救治能力提升、朝阳医院实现儿科呼吸与皮肤病诊治的全面升级、同仁医院逐步打造完善的新生儿诊疗平台……三年间,两家牵头单位加强外派人员遴选、考核,以成员单位发展基础为出发点,根据儿科发展方向及覆盖区域儿科就医需求,制定适宜的学科建设方案,填补成员单位学科、技术以及病种收治等多方面医疗空白。

机制创新,盘活儿科资源“一盘棋”

成立儿科学科协同中心,首先要打破的就是医院的“围墙”。据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儿科学科协同发展中心主任、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介绍,近三年来,经过日常运行机制和长效发展模式的实践探索,协同中心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运行机制,形成牵头单位——联合牵头单位——成员医院的协同合作模式,通过学术委员会——执行委员会——综合管理办公室的有效管理,确保中心高效运行与精细化管理。

按照危重新生儿转运救治网络模式,协同中心对成员单位进行了转运培训和转运前的对接共作,截至2020年6月共转运危重新生儿1111人次,服务范围涵盖妇产医院等10家单位。

谈到未来生活,崔崑院士表示和老伴商量好了“只做两件事情”:他写书,她搞集邮唱歌,一起做公益活动。“希望在我们走的时候把钱都用出去,用到有用的地方,我们走的时候就会很快乐。如果我们走的时候,还有一大堆钱放在银行里,就是遗憾。”

这400万元并不是崔崑夫妇的第一次捐款,在今年上半年的疫情中,他们曾以特殊党费的形式捐出了100万元,以老党员的身份支持武汉抗疫。

“青年学生都有一个思想成长的过程,在困难时期得到的帮助对他们思想很有用。”崔崑回忆,资助的学生中有个女孩后来去广西去支教,碰到一个农村孩子。“父母都不在了跟着爷爷奶奶,家里很穷,但孩子很乐观。她就要帮助这个小孩子,一个月两百块钱,鼓励他上大学。”

为了写书,崔崑院士从80多岁开始自学计算机软件、打字绘图。近几年,这位90多岁的老人又开始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如今,他已养成了通过手机进行网络购物的习惯。

写书的7年,崔崑院士每天从早晨起来一直写到晚上,“我年龄大了,再不写写不出来了,所以有紧迫感。”崔崑表示,书写不出来会是一辈子的遗憾,“人这一生总要做一些有用的事。”

近三年来,协同中心各成员医院积极开展深度医疗合作,开展联合查房、疑难病例讨论、远程会诊,推广临床诊疗方案、临床路径、儿科质控和培训等,不断提升中心成员单位儿科医疗同质化水平。

崔崑说,这些被资助的学生都有共同意愿,将来只要有条件也要做公益事业。“看到这些,我多高兴!我们两个人只要有四个学生,能够将来愿意像我们一样去帮助别人,就够本了。”

“写不出来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网购很容易,我现在买的东西多。”崔崑院士开心地跟记者分享了自己购物车里面的东西:花卷、大肉包、排骨……

谈起自己的利益时,崔崑院士表示,奖金这对他来说没有吸引力,“只要我的东西能够得到应用,特别是还列到国家标准,我比什么都高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北京市属医院有1747名儿科医生,较协同中心成立之初的1482名儿科医师,提升了近18个百分点,市属医院儿医团队不断壮大。